201507/17翻看過去的生活日記
我們的日子好小好小
幸福很小,但填在小小的日子裡 很滿很滿

現在的日子好大好大
有時候像人潮廣場一樣令我窒息

幸福也變的巨大
有時候大到無法承載未知的重量

心裡的文字少了
我的心我的愛 越來越小


然而過去和現在
不變的是在我世界裡的你
一直是我窗口的巍巍高山
不論是山頭的日出
或是將我覆沒的山影


「你一不在 我就變的懦弱又孤單
就像月光下總會現形的妖獸
這是深埋血液裡的病
是頑皮的祝福,還是溫柔的詛咒
不管暫別前多少個親吻擁抱
儘管只是短短的6小時
都忍不住隱隱作痛
上輩子
我們一定是同一個身體
分化成現在的兩個人。」


今天,原來我們已經相守10年
工作的時候常問那些新人在一起多久
當時看別人的七年八年是難以想像的漫長
現在我的十年卻覺得好短

我們才剛到青壯年
當你專心開車
盯著你側臉的細紋我卻著急了起來


牽手十年間
因為無奈 刻意反向排除的小小遺憾
因為你的率真無畏 一點一點的將我打開
慢慢闖進我們生活角落

然後 我們開始很愛望著牆上展示的小小衣服發呆
每天都重複配合著對方問答遊戲

「那是誰家小孩的衣服呀」
「是我們家的啊」
「是我們家的?!!我們家怎麼會有那麼小的衣服啊」
「有人要無限期住進我們家了」

再一起大笑說:「好奇怪喔~~~」


開始有人說
當我們的小孩好幸福

其實幸福的是依附在你巨大羽翼下的我 和「我們」
有你的我們 是如此安全


生日快樂。









05/04我有一顆深藍藍種子
深埋十多年
四周逐漸圍起看似金色的虛構花園
汲取的是它的藍 有時候是黑

多年後長出了唯一一棵真實花
深藍染了點點紫紅 

奇異的藍藍紫紫
我迫不及待要把自己獻給她

因為神靈賜與降臨了真生命
那些影像裡的療癒宣洩和愛戀
現在起
都再比不上掌心裡起伏的肚皮令我著迷
說好的分享都樂於停擺了
也許一切都將不一樣了
花園更繁盛或從此荒蕪都好
而我只私心獨愛這棵花

我的藍藍紫紫
我的F.


03/20Why does the sun go on shining
Why does the sea rush to shore
Dont they know
its the end of the world
Cause you dont love me anymore
明明是悲傷的歌
卻滿腦都是青翠遼闊的山
和黃昏映照金光閃閃的海
站在懸崖哼著悲傷的歌
卻被溫暖包圍
那就是眼淚的力量


pm3:27


02/11彷彿上個世紀的 去年初冬
開始為你準備的禮物
不是實質為你設想的禮物
是為了紀錄我萌生了那麼珍貴的勇氣
那些有顏色又柔軟的心情
在這個冬天加上真實的你
一針一針 到春天 到夏天
全部都給你

pm6:08



02/10第一次嚐到
別人眼中寂寞的世界
其中的人真的感覺寂寞
感覺失去
感覺隔離
感覺被剝奪
為什麼呢

我一點都不想要那世界以外的自由
能一頭埋進這世界
才是我的完整

活了34個年頭
第一次感覺自己是那麼完整

我想要那些艱難
我想要那些辛苦
我用好多年準備夢想迎接的艱難辛苦

謝謝你

謝謝你

pm10:34


201412/12你不意外 卻令我驚奇的
在往常平靜的移動中發出訊號
點點閃爍

雖然陌生
但我好像才終於和你有了連結

pm6:46




11/14好像
太常用"寂寞"兩個字

是吧
我怕寂寞
也愛寂寞。


11/10讀了愛亞的「安靜的煙火-我的台灣樹‧花」
那雖然是介紹台灣路邊家常不起眼的的花與樹
文字卻帶著濃濃回憶和鄉愁

不知不覺開始更注意起家附近
小巷弄裡的花草、行道樹
那些大多是工作的時候不會遇上的花草
工作多半離家太遠
或是鑲上了相機的眼睛
就像職業病的本能看見所有細節

回了家拋棄又愛又反胃的工作眼
即使碰上也覺得陌生

那天他已出差工作2天
午餐自己散步到隔壁棟大廈的韓式料理吃一人豪華銅盤烤肉
(大概是太寂寞了)
經過大廈側面走道旁的矮灌木叢
被從不曾留意的一排綠葉上零星的白色小花拉下腳步
目光順勢移到一塊綠叢中的小立牌
恰如其分的寫著 [ 六月雪 ]

那星星點點的小雪花
叮叮噹噹的落進了我心裡
我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
傻氣的笑

青翠和小雪花
帶走了一點我的憂鬱

他回來隔天
我們又去韓式料理
走過大廈特意拉他停下來看
說:「你看這花好可愛叫六月雪欸!」

他用慣常的自動導航模式嗯一聲+微笑敷衍回應我
我也習慣式的滿意答覆繼續前行。

不知道過了幾天
落在心裡的小雪花
一點一點的溶解蒸發
等心完全被深藍色和突如其來的冷空氣佔滿
我們兩在同一時間
一起敗陣低潮的時候 我們擁抱
他捧著我的臉
他的手掌好像盛開的花瓣
我也捧著他的臉頰

我說:你是一朵花
他說:妳是六月雪





11/05終於明白了
什麼是痛並快樂著

期待著每天早晨的一杯熱薑茶
也隱約期待著
冰冷的 熟練的混和藥劑
你為我扎針的單獨時光
和一瞬刺痛

滿心歡喜的看著連續幾個月抽血而瘀青的肘窩
夾雜著憂慮又痛快著


11/04妳平靜的面貌底下

是深藍且洶湧的巨浪
或是時而破碎的離岸流

總在鎮定的談笑之後
冷不防的將腦袋拉下深淵

暗潮如影隨形  萬劫不復

妳多話 侃侃而談
不惜打破自己崇尚的淡定表象
全都只是維護平靜的手段

巨浪能退潮
離岸流
就像毒瘤一樣
打散了又形成
形成又形成...


11/03慢慢習慣醫院的動線
已經可以不假思索的重複這些動作
走進1F最後右側檢驗室
抽號碼.等待.拉袖子.深呼吸.緊壓手肘5分鐘
一邊按上樓電梯.報到.等待.超音波.下樓.到對街找東西吃
或到STARBUCKS看書2hr
回12F.等待

穿越醫院走道 電梯人群
迎面而來的輪椅蒼白 紗布 點滴
盡量不往深處看去
也不對到眼神

大部分的人都沒有表情
我默默搜尋那些人身上
一點點透露心思的小東西

偶爾看見沒有元氣的病人
一身黯淡的病服
卻戴著色彩鮮明 款式流行的可愛毛帽
或是一只像是精心挑選的亮晶晶髮夾

那一點點雀躍的小心思
好像在這嚴肅的醫院和病容底下
也藏著生命力

而我好像也不那麼寂寞了。




10/29要把私密的內心 情感 偏執
掏出來 變成商品

一邊要維持讓人感興趣掏錢的'自己'
一邊要變成能言善道的業務
和進退得宜的客服

這 一 切
一 直 都是很扭曲
也很畸形的事


不在乎因為不接案子而被誰控訴
是因為避免了日後長達幾個月
思緒情感的壓抑
和硬擠出的關愛反噬心靈的痛苦
是更重要的事

人 和 作品 是密不可分的
往往人們只要作品
卻不知那一頭是被迫愛又被迅速拋棄的傷心人

pm4:46


10/24有時候
會覺得
自己被一層厚厚的塑膠包覆起來

文字 故事 旋律 彈奏
聲光 影音 擁抱 牽手
微笑 明明的幸福

都無法像一顆X
給我救贖

哭泣哭不痛
擁抱沒有溫度
文字進不到心裡
旋律聲光影音..
都只是隔在塑膠外
毫無動靜的發生著
與我無關

活像吸不到空氣
好痛苦

解開塑膠的密碼
是比這些更激烈的碰撞或手段
還是誰能給我一顆遺忘的藥

am

10/22因為有客人要來
站在蒐集的肥皂櫃前許久
挑不到一塊味道顏色都符合最近的喜歡

索性把這陣平時洗澡用的大白橢圓牛奶皂
分別切掉四面的圓弧
留下一小小白方塊在洗手台上的皂碟裡
被切割出來的醜醜碎塊就隨便擠成一坨丟在不起眼的浴缸角落

客人來之前任性的叮囑他
:「不可以用我的豆腐肥皂喔。」

直到有客人這件事早已幾天過去
我的豆腐肥皂仍嬌氣的保持原狀在碟裡

而洗手檯上慢慢出現了隨意擺的碎塊潮濕肥皂
默默配合著我的任性

每回洗手都寧願彎腰讓身體橫跨浴缸 伸手去拿那塊綜合肥皂 或洗手台上那些
再瞄一眼豆腐和皂碟乾燥的樣子
心裡就滿心歡喜

pm9:14




10/18什麼怎麼樣











pm3:23 1996.
10/17如果已經拍了滿滿的足跡、身影
其實也不想矯情的再寫些什麼

瞥見12樓熟悉書櫃裡的雜誌
封面折角剛好露出"希望"兩個字

趕上我扎針的前一刻
你買了我想喝好幾天的熱巧克力

陽光、樹影
明明半睡醒間已經看見我們家路口
你叫我放心睡

繼續半睡半醒,偷偷聽著車子好像開上了山路

醒來車窗外的雲就像John Constable的畫
沿途的翠綠樹上灑滿了他的雪花

...


在你身邊的我是如此快樂和安全。


pm11:51



10/12這一年
歷經人心的跌撞和挫折
終於成形了你夢想的Team

當想起我曾那麼喜歡你拍的照片
想起你的Team夢想只是想煮飯給大家吃

那些不夠獨處的日子
當看見初初成形的稻苗
卻處處反映著我們兩人的身影..

好像除了獨處,我也能再安然存在的第二個世界


原本只有我們兩個人
今後我也想這麼記住原本的兩個人



「2008年,
我們婚禮上這樣介紹自己

『我們沒有很多合照
也不知道從何介紹自己
但是我們透過自己的影像
看見彼此的眼睛。』

2006年,
直到今天我都還清楚記得
剛買單眼相機的小猴拍下的張張畫面

2010.6.10
『你拍的照片我都好喜歡
我的手我的腳
牆角的陽光
窗邊的花..

你拍狗狗、拍貓咪、拍落葉
最喜歡你拍的
我們被陽光劃過的腳

我可以看著照片
看見你靜靜凝視它們的身影
知道你到過哪裡
你的眼光停留過哪裡
好像參與了不曾認識的你
陌生了卻又更貼近你

這是我喜歡保存你拍的照片
最單純的原因 』


一直覺得小猴的照片有一種孤單 卻愜意的寧靜
一如他給我的愛。

我們一起用這份初衷創立了新的園地
傳承原創品牌風格影像 延續更多元的服務
今後團隊也將由An負責作品監製

(據說夫妻會越來越像彼此
不論愛誰
來到這裡
可以兩個都愛:))



An & LeFlowers樂樂花園
仍然是An的獨立花園
但是An常常愛接不接讓大家苦惱了

今後也可以支持有An外皮+小猴靈魂的
JUL. wedding stories/
深 井 猴 愛 情 婚 紗 X 婚 禮 攝影團隊   
https://www.facebook.com/JUL.wedding



pm12:40


10/027.8.9..再一個月..
我的人生變成只見前方十步
到達十步後才能再看十步
未來就在這一次次十步內 變得好短好短
卻比漫無目的之前更遠

可怕的不是痛苦
是消磨人心的挫敗
再沒比沒有答案令人不安

pm10:01
09/01當我故意否定自己
等著你用否認讓我心安的時候
最愛你唯獨這一句:

「妳本來就是神經病(笑)」



08/20愛自相殘殺的人
一定要保持安靜
hold your gap
keep It warm
疏離是好的
讓我學會真正的距離
一切都會成為過去

pm11:07
08/11文字寫下之後
常常只剩下軀殼
而靈魂跟著人心遊走
等回來的時候
卻忘了把心遺留在哪裡
只剩下看起來像全新的筆畫

「了解一個人是沒有意義的,人是會變的」

雖然已經夠念舊
還要再多點念舊

曾有人對我這麼咆嘯:
「都什麼時候了,妳怎麼就都沒進步?」

那就是我
再念舊一點
再不斷逃開

pm3:05


08/10I just need that pain.


08/09我羨慕你們

面對任何人
都是你們自己。


pm1:24


08/03五年過去 十年過去
天台上的四方煙火
永遠都在旋律響起時綻放
在我心深處裡的黑夜綻放
吸引湧上的眼淚和苦澀
都是趨光的蟲
亟於奔向天邊的光點
在黑夜乍亮時
聽著笑聲 殞落 飛散

我只是一隻 趨光的蟲

am4:22


07/26沒有解藥。


07/15一年年過去
只是盡力不扭曲自己
就得花上一天四分之三的力氣

其它時間 就膩在不扭曲空間裡
胡言亂語 胡唱亂哼

四分之一的氧氣
少了一點點
那四分之三的的我我其實一點也不想要

am4:46


07/09想逞強當個有修養的人
但在被偏狹和妄自菲薄擊倒之前
還是即時放眼看見
我們擁有的 多到不需要爭取

堆得滿滿的那座妳的山
有雨聲

pm11:09


07/05也許最好的朋友是小時候的自己
一起待在日記本裡的時光
比下午茶更美好

pm5:39


06/28我說不出話 沒辦法說話

我有潔癖

不想聽見自己慣用的聲調、語氣

把我帶離現在這個沒有印象的時空

我想待在這裡 再一下就好



06/17你說我是0.01秒

不是0.1也不是1

短暫是好的

越短暫

存在越有價值

其實我只想要有意義

比價值更想要

pm3.27




06/11一直唱一直唱..
還要一起唱

寫信給妳就像請妳保管這十分鐘的我
我們總不會記得那麼多內心的獨白
可能我用過「Hi」開頭
也用過「親愛的..」、「給我的..」
可能每隔兩年我就抱怨一次淤塞的人生
每隔一年我就嚷著想去旅行
每封信的起承轉合和祝福的話也許都差不多
我說過相同的話、關於我的矛盾、我的慣用詞彙
把柄都在妳手上 妳的也是
所以我們只寫信給能忠實保管我們 接受每一個我們
也不取笑我們的人
把柄變成美好的依附
原來世上還有這麼一個安全的地方

pm4:44



06/06這裡面都是我的任性
是只說給自己聽的囈語
看不見鳥的信使 
沾染著殘青是我原生的泥
是心裡綻放的煙花
是任何時候都能讓我自癒的解藥。

pm9:50 [ 青鳥 ]



06/05原來只要一首歌就能輕易復原
持續的低落無法容納任何聲音
包括自己的說話聲
就這樣渡過一個早晨 一個下午
一個人的一整天
原來不聽歌是一種自我虐待

am12:59

06/05對抗和逞強的力量漸漸渺小萎縮
知識遠離 短暫失憶
崁著一股瀕臨潰決的傷感
是因為一直以來
花了太多力氣努力記住
所有的事 所有枝微末節 要分門別類
最後就像斷掉的發條彈簧
失去規律的播送著
或是無力播送
我以為沒有邏輯

就當是無病呻吟也好
最怕是那麼多的段落 情感
都忘記存在的時刻
來不及說話或說不出話拖曳出空蕩
好像退回15年的自己 會遠比現在強大

pm11:07



06/04「1999.9.18
不知道還能用什麼來陪伴自己的心
不想再看見周圍的人 正常的發生著故事
覺得自己的時間空間都靜止了
只會很清晰 很明白的看透他們
然後我是空的 空白的。」

對於對外和工作的抗壓力越來越弱
心裡一直有著一股瀕臨泄洪的悲傷
自艾自憐和萎縮
好像回到了遇見他之前
那個隨時都哽著淚在喉頭
飄乎自卑 毫無存在感的自己


05/23也許是耽於不小心放任擴大的恐懼
音量90塞滿腦的音樂
還是不時有填不了的縫隙
跟著闖進來的 因為熟悉而感到溫暖的劇情 場景 年代 性情 人物 說話聲
變換的速度大概是120x 
沒有一段能暫停或播放
一切都被汙染了
記憶也是 未來也是

am12:04



05/22連你也無法化解我的孤獨
但幸好我們能彼此分享我們各自的孤獨

早上和姊妹掛上電話
一直假裝睡覺聽著我們說話的你
從房裡輕喚我說
你要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

我又重新感覺愛回來。


05/20命運都是一坨一坨
一團一團的

任由自己被捲進去
而且不能什麼也不做
不能擺爛

盡全力跟著跑完一團
它就會再將妳拋到下一團

然後總在妳已忘記輪轉了幾坨幾團
才有空停下來回頭看

能感覺甜的時候
總是再無法細算那些一坨坨一團團
murmur .頭痛 .壓力 .低潮 .不安. 拆解 .組合 ...

彷彿都是空白
彷彿以為現在安穩的心 柔弱到不曾強壯勇敢的承接那些

安穩 卻隱約不安

am3:14



05/18比起弄丟的鑽石婚戒
現在的我
更需要需要的是音樂

一直要忍住不哭
在眼睛鼻子還沒有酸一下之前
是一股從胸口衝上來塞滿整個喉嚨
像在強風中要開口說話那樣的阻塞
要放慢速度講話
每個字要艱辛的hold住音調
還要躲在沒有燈光的地方
這樣你就看不見我漲紅的臉
就像一陣過敏在瞬間發生
又迅速消散

聽見收音機新聞裡來不及逃亡的求救電話

站在小巨蛋的人海裡 聽見Waa唱了
「ㄟˋ~  可不可以~ 買妳的不快樂..」
想起妹妹給我的明信片
寫滿歌詞的字跡

香格里拉前奏終於響起的時候
你像孩子一樣開心的說:
「哦~原來這就是香格里拉~」
然後生澀的跟著唱了幾句

聽見自己和大家一起輕唱的歌聲
靠著你的肩 假裝跟著旋律搖動著
其實是想搖散我的阻塞

那樣的不幸和幸福
在沒來得及分辨之前過敏 消散
沒來得及哭出來之後
淚水都變成了縈繞不去的音符
就讓我墮落的依賴

am1:35






05/11記憶裡的淚娃娃
奇蹟的降臨姿態
就和當初的重逢一樣
在一個我不知道的世界存在著
熟悉而遙遠
變成了我不知道的樣子
卻帶著我熟悉的靈魂出現
我們曾在同一個世界裡
不斷打散 不斷重逢
「重逢」
我第一次用了這個詞。
我第一次這麼覺得。


pm12:45





05/10四月見面時
看我穿著短袖的朋友說:
「端午之前都不能掉以輕心!」
當時花了兩天整理換季衣服
收到衣櫃頂端的箱子
因為臨時降溫又搬了下來
三兩箱隨意堆疊在地上
一心想等剩下幾件洗好的冬衣再一起收回去

後來那些箱子就這樣在地上過了一個月
辛苦折好分類 收進去的冬衣不斷不斷被翻出來
朋友那句「端午之前都不能掉以輕心」
每當我經過衣帽間 看到已然崩壞的換季整理
就陰魂不散的在耳邊響起

從小每到換季時刻 準時的一聲令下
家裡每個小孩就必須在幾天內完成整理
步向中年的人生 歷經無數次換季
卻像失憶一樣在心裡想著
「啊..果然啊..」

pm12:31


04/29森林裡不請自來的陌生問路人
85%以自我為出發點
一心只看見自己的獵物
為達完美的誘捕偽裝善意和體貼
誘捕失敗 便棄之路旁 不屑一顧
所有的善意 友好 鍾情 禮貌
都是虛假 或大部分的虛假
僅止於尚有擒獲希望之前
只為騙取一絲絲它並不真正需要的感情
它要的其實是快意 不是你

來來去去的交誼圈
尚且追尋那15%

愛情和知音
只剩下小得可憐的百分比

但也許黑暗與光明的比例和質量
從來就是這麼配給
我們熟習漫長無力的黑暗
要感到幸福
只需要強而有力的幾道光

am11:55



04/28最近和我的藍吉吉非常有話聊♥

pm9:41


04/25記憶總是過境太快
零零碎碎
有那麼一刻想起鼻酸
在需要持續持續挺著腰桿扮演自己的的 每個當下
也只能是那麼一刻而已

4月23
晚飯後8點
恩主公廟裡的土黃色木造門扇
加上瀰漫的焚香味、日光燈
坐在長凳 人群中
雖然只有15分鐘
彷彿很安全的坐在童年裡
緊緊跟著浮現的一屋一瓦
還有著容光元氣的臉孔..

回想茫然走在街上
掉了一拍的自己
急著想躲進比自己巨大的臂彎
像思鄉返家的孩子

我已經不害怕了。





04/18最後一支煙G

我就欲來離開Bm

七逃無了時C

幸福是啥滋味G

--------敬死去的音樂復生
am11:08


04/15食指和中指
指甲前端滲出細看才能看出的微小血絲
像是給我為時已晚 卻發著新芽的人生印記
隱隱作痛 但很興奮

pm8:06


04/10心理素質堆積物質
物質堆積人生
堆積那些可笑的品味和個人風格
閱讀時間會清點心理素質
或發現更多
就像不時的把珠寶拿出來一一把玩細看
一樣那麼開心。

好喜歡「小說藥方The Novel Cure」序言裡的一段:
「.....有些小說的魔力在於故事情節,有些是文字以安撫或撩撥的方式治療了心理症狀,有些則是有角色身陷類似困境,而他們所提供的某種想法或態度具有療效。無論透過何種機制,小說往往能將你傳送到另一個生命,從不同的視角看待這個世界。...法國作家安德烈‧紀德(André Gide)如是說:『對我而言,閱讀一個人的作品並不僅是理解文句的意義,而是與他一同啟程,並肩遊歷。』而在這樣的旅程過後,歸來的旅人和去前早已不同。」

或許也是一種逃避現實世界的快速任意門
把自己丟進那裡
就能無限復活與重生

忙得沒時間很顯然不是一種狀態
也不是某種藉口
只是一種無法不做點什麼的慣性焦慮
或是不想把時間浪費在不瞭解的物質人際圈裡

今天下午鋪蓋在沙發上的陽光
溫度剛好
區隔忙亂的電腦桌
安撫我的焦躁

感冒好像也好得差不多了

pm3:40






03/27回頭看
只有你們都是真的
我是假的

am11:07


03/25氣溫已經很暖和了
雲層還是很厚
抬頭仰望背光變成黑色的鳥飛在灰灰的天空裡
想到家裡後陽台的窗景 灰濛濛了一整個冬季
記不得是從來就這麼灰嗎
還是仍有我期待的金色澄淨

下午稍微離開電腦
走到客廳的皮沙發坐著
只是突然覺得屋裡和窗外有一種融合的寧靜頻率
想好好的聽 一閉上眼卻睡著了

醒來的時候 妞妞和面面緊挨在我身邊睡
四週一樣安靜得像連時間都沒走
手機在半夢半醒中響過 沒有人接聽

眼看就要天黑了
等不到你回來一起
只好匆匆抓了件外套下樓買晚餐
經過每個樓層的玻璃窗都會不經意瞄一眼自己的身影
你一不在 我就變得懦弱又孤單

pm6:25


03/25自己這樣說也不為過
我的畫面是一首歌
每每躲在螢幕後
搭配著愛情或鄉愁的旋律
總是過份煽情 令我揪心
然而那些人那些臉孔
卻不是我的
上演著她們的 或我虛構的
還是我深藏的記憶
好像也分不清了
也無所謂了
反正人就是這樣
喜歡的記憶
可以無限的加添虛構



03/23其實 我也不想談論
那明明是幸福 還是心痛的事

青色發光的尖牙鉗住左手虎口
又深又重
好像 在一片淚光模糊中 選擇了我
再不確定 也從此就要揮別它了
就算 有就算
你慣常為我撐起的笑容笑著說:
「因為看妳很煩惱的樣子
希望妳永遠不用再煩惱」

我也會因為這句話 而就此揮別了。


"行きたいよ 君のところへ
小さな手をにぎりしめて
泣きたいよ
それはそれは きれいなそらだった
好想哭
那是因為 天空那麼美麗"



03/18用意志力和數不清的港片對白完成最後的工作
熬夜過午身體有種無藥可醫的病態
胃放不下任何東西卻又飢腸轆轆
睡下那刻像強力藥效發作
是我最唯一喜歡的部分

白費了今天的春天

pm


03/13Access Country 加上大雨
三支走了12小時還不見停的發條指針
氣氛好像變得很熱鬧
又一個信誓旦旦不再熬夜的凌晨3點

am3:15


03/11一旦 接觸 談話 頻繁了起來
日子就像沾上了泥沙 累積了廢物
急著想擺脫 想要空格 想要洗澡
想退回到自己的線後面

很安靜 很規律 很安全

am3:39



03/08Hide and seek 5/17
我們也要一起捉迷藏了!

03/03氣溫驟降 好像有點感冒了
身心俱疲
沒有力氣盯著螢幕
沒力再和畫面裡的人一起走到森林、草地和海邊去
太遠了 眼睛明明睜著
心卻硬是要留在這裡

pm5:15





03/010228
晚上8點開始
HC、Eddie和Stella一一被年度的台鐵大誤點困在前來中壢的區間車上

0301
am1:00
賽車遊戲聲充斥的歡樂客廳

am3:00
染髮、剪髮、上妝 螢幕只剩遊戲不停重複著休眠音樂
接手Stella親手剪的一整袋感動的小花
黏膠、紮鐵絲 不時要趕走把頭埋進裝小花的紙袋裡的妞妞

am5:00
喊醒Eddie和小猴

am7:00
氣象報告裡的太陽圖案
在清晨的淡水一點都看不到
昏睡中朦朧睜開眼
擋風玻璃在我不知道的時候沾上了點點雨滴

am8:03...am8:55...
好像過了可以整夜不睡精神奕奕的年紀
或是紫藍色帶來的憂鬱
迷霧森林一度下起了雨
那樣的氛圍和沒有光的沮喪
卻給了畫面貼切的情緒

pm7:00
下午小睡3個小時 神智不清的工作撐到晚上
打開清晨的檔案 一個人看著照片笑了
An + Stella’s works 2014


02/28[重讀 2009.1011]


今年的秋天好像一天之內瞬間從酷熱轉變
沒有模糊地帶
冷空氣帶著過去任何伴著冷空氣的記憶
排山倒海將我淹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想說的話,要能變成文字才能說得出來
想分享的影像,要處理得更接近我的敘述才能散佈開來
我想,我是個懦弱的傢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一種情愫,畫筆畫不出來
而影像裡的每個線條光色都只是宣洩
也許今天看起來特別藍
明天看起來特別綠
所以我的影像
是你所看到的樣子
並不是我說的那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我記憶裡最好的畫面情節
就是在沒人認識的地方棲身

在沒有任何人注視的畫面
我反觀自己的身影
孤獨著,自在的活著

而我就像看著自己一樣
孤獨的看著其他的人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看著幸福的畫面而感到心痛
是因為溫柔
觸到了內心的孤單
我是說
絕對孤單的那一塊

但如果少了那個心痛
我怕我沒有再多的東西給你。


02/27開始只是為了出門找一頂合適的帽子
19:00臨時的[ KANO ]
看質樸純真的孩子遵行敬愛球場
每每脫帽彎腰說出:「請多多指教!」認真行禮的身影
只那麼一秒 卻一次次讓我熱淚盈眶

pm11:00




02/26正午
透不出雲層的陽光還是刺眼
半空籠罩著即將升發的熱氣
讓遠方的景物看起來變形扭曲

有夏天的錯覺 看起來雀躍 
卻覺得悲傷

pm1:36

02/24理性和邏輯都是冠冕堂皇的表皮
或是在更早之前就自然沉澱存在的基石

我只想要支持和情感
也許看起來太夢幻

am1:36



02/22關於FM

鋪著格紋或蕾絲桌巾的餐桌 正烤著兩片土司的烤麵包機
棕黃色的杉木牆面上掛著業務月曆 
有十字凸紋的毛玻璃窗 透進金黃氤氳的晨光
在有微塵漂浮的光裡 爸爸扯著令人起床氣的誇張嗓子唱歌

以前不懂爸爸回味無窮唱著那些 我覺得陌生又不時尚的歌
到底有什麼好滋味

現在全懂了
那些歌曲 摻著我成長時代的新曲

一起變成了我現在的鄉愁。

pm7:59

02/20但是你們都在 我想待在有你們的地方


02/19也只有在這樣安靜專一的窺探時刻
才能容納真正的對話。
02/18
連續好幾天的濕氣
一向乾燥的浴室地板洗完澡一整天都不會乾

偶然走到廚房,平日窗外的景色像是被完全塗擦掉了
只剩一片白。

02/08剛開始的春天 很快就陰雨綿綿
傍晚小心踩過積水的街邊
心裡只想著討厭的汙水別沾上我的腳後跟
經過亮著燈的小店櫥窗快速瞄了一眼
發現是從前鍾愛的服飾品牌
下意識的想著:「他們的風格變得太可愛了!」
但是人往往過於信奉記憶經驗而盲目
在很多時候 變的其實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am2:50


02/06我也好想過著描述天空和氣溫的日子
不必急著用手機拍下記錄
每天都能和緩的
一邊書寫 一邊在腦中映照畫面

這樣和自己對話的日子
會是太過孤單惆悵
還是用現在縮小到乾涸的腦袋懷揣的閑靜
已經記不清楚了

需要用詞的時候 腦中長了塊大石堵住所有聲音
讓我想念苦讀國文的年少時光
為了專情和驕傲故意無視其它科目
被社會時代的洪流推往學藝不精和無所適從的下場

早知道有一天它會是我的僅有依附
我就會再堅持一點。

pm11:39

.
01/22我總是 想好了左轉  又後悔

決絕的左轉 決絕的後悔

在腦裡打架
而我 站在中間

像走了左邊一回
也像走了右邊一回

而我 站在中間
一步也沒走

中間的我 也如此決絕。



01/14有人說 影像不會說謊
"妳看起來那麼有愛而溫暖"
我想那些愛裡的我可能有幾分虛假
傷痛的我可能有些戲劇成分
沒自信而佯裝封閉的我可能有幾分矯情
那些愛只是敵意、傷感的反射
不斷嚷著討厭人
也許最終不是什麼狗屁才華作祟
難懂的不是人與人的關係
而是來自現實和憧憬的自己互相為難。

am


201312/24現實總是突兀得令人害怕
尖銳的聲音 尖銳的臉孔

悲傷能被無限放大
也能變得如此無謂


在溫暖喜慶的時節

我卻過分悲傷。


12/20『遺憾 都放在抽屜裡了
那是一滴滴喧譁的默汁』-waa

從暖陽的城市送來的旋律
在飄雨冰凍的這裡 可以不停不停Repeat

像是我們一如既往的 先天不協調
流不出淚的緘默 心中
卻強力播映著沖繩公路上
高唱著香格里拉 那麼情不自禁 被仲夏包圍的我們

在山上 在森林 在光橋裡
我一直在那裡

靜悄悄的鋼琴聲也撫慰了 總是不在這裡的我


am11:54
11/30一邊痛恨場場交易
痛恨虛偽的關係
痛恨無法真心親近 或根本是自己不願親近
痛恨那些不了解的人們

一邊在流進心深處的音樂裡
在徐徐暖起的手溫
在藍藍綠綠裡闖進的年代和人生裡

又宿命般愛著。

about HSL

09/11在無名小站時期
樂樂花園就是我一個人的堡壘
現在這裡也是
只不過不需再用太多文字就能簡單表達
滿足了我想要也依賴的安靜
也給我更安全的距離

對於拍照這件事
常常在一夜之間某個念頭讓我飢腸轆轆
又在一夜之間我的世界輕易崩毀 不只厭棄 索然無味
更想潔癖般清除沾黏和全面逃離
並非辛苦 並非疲累

赤裸裸將自己攤放在人前
需要很多勇氣
腎上腺素總在最微小的那幾根天線上過度揮發
我應該要在過馬路、和路人擦肩、跌倒受傷時
多點立即反應和警覺心

對於拍照這件事
大部分是為了餬口
作品是額外得來的果實
但這份工作 和每一次的交涉
對我來說 從來就不是交易事件
無關是否成功的各取所需
在每個環節它就像愛情一樣美好
又如此傷人

所以極力在那有色彩和其他東西分散焦點的透露裡
任性反骨的維護自己的存在
完全是小小的四方縱容支撐著我
不管我在哪個規格裡看來不合時宜
直到界線外不再有人需要我
那麼我就能回到山上從此長生不老

所謂的模糊
也只是反應內心偏執的樣貌
或是一層防護距離
防止和回憶太過靠近
防止發現自己後半生靠記憶延伸虛構的片段
竟是虛無

所謂的模糊
就像身在山中蒙上一層薄霧
或艷陽夏日 刺眼光粒填滿你我的距離
但我們的眼睛仍能穿越光粒和薄霧
在我們想看見的某處清楚對焦
在我們想聽見的時刻聽見聲音

失焦
對焦
模糊
色調

我只不過是你路過的一條街
一條沒有你回憶的巷弄

am00:51


09/08每當陷入一片混沌不安
想到這世上還有一個妳
彷彿不論我的眼前有多黑暗
只要向妳望去
就隨時能有一道光橋通往妳
通往那個純白或彩虹的世界

從妳剛來到世上 直到現在
妳不自知的 從小小音樂盒裡
旋轉到這個圓形的世界
從那小小的乖巧的 為了跟在我身後
忍耐不吵著要我牽手
笑起來的時候 臉上和我的天空都會染上一片嫣紅
戴著彩虹面具的旋轉女孩

如今妳已長成我心中的小巨人
既高又遠
「How can we be so different
and feel so much alike?」

但我仍能隨時聽見妳起舞的腳步聲
或快或慢
不論旋轉到哪裡
妳隨時都可以停下休息或哭泣


08/31熬夜胡亂睡著,醒來,轉身
枕邊悄悄躺著 蝴蝶結綁得亂七八糟的巧克力:3

熟悉的金沙讓我想起五年前的8月
剛好因為蜂窩組織炎正在住院
每天開著我的輪椅敞篷在醫院裡趴趴走
七夕那天,我在醫院商店買了好多七七乳加回病房
在床上排成一個愛心拍照給你當禮物
你下班後 也帶了一支金沙巧克力棒送我
那天 正好排了住院以來最痛的術後清創
長日住院的不自由和寂寞,拌著清創的劇痛一起
讓我不爭氣的哭出來
但想到你一個大男生拿著那支有著誇張粉紅愛心和翅膀
活像"代替月亮懲罰你"娘到不行的巧克力棒去櫃檯結帳、一路拿來給我
就覺得一點也不痛不寂寞了


06/07無力招架的一陣酸襲來 灌進我的大腦
低下頭 眼淚快掉下來的時候
突然想起你為了安慰快哭的我
頭頂著我的額頭 把眼睛鼻子眉毛用力皺在一起說:
「好!我們來比賽誰先哭出來!!嗚...」的滑稽表情

掉下淚 居然就不合時宜的笑了出來。

03/30我們只是一個又一個悲劇和傷痛的倖存者
用彼此療傷和相依為命緊緊牽引
說該忘記的人也許從未試過強迫遺忘的無力
人就是這麼懦弱又堅強的動物
絕望到了盡頭
醒來後卻又是平凡不變的一天
每秒之前都成為過去
今天,又若無其事的進行著
那些最極端的毀滅
往往都發生在平靜的一念之間
而並非失去理智

你是上天派給我的天使
及時解救了必然走向崩毀的我

pm6:53


03/27很喜歡躲在一個人的深夜裡
像在圖書館查找某些年代的記載史料
一年又一年,無數次的重讀自己的日記本
只要一小段就好
就像看完一部電影,我就又多經歷了一個人生
那些枝微末節,那些自言自語, 那些現在看來矯情的多愁善感
那些脆弱心酸,那些矛盾,那些無病呻吟
那些人,那些事,我永遠都不想忘記

那一夜翻到了16年前
我想衝破時空回去,好好握住那女孩的手
謝謝她的孤獨,謝謝她和自己的對話
謝謝她描述的天空和溫度
謝謝她,謝謝她曾經是這樣的我

小時候老是在用文字排解情緒的時候
嚷嚷著要去看海
也許是強說愁,故作浪漫
但是在那個年代,海對於成長在台北市的孩子
好像是一種無庸置疑的嚮往和奢求
現在因為工作的緣故
淺水灣、白沙灣、沙崙、麟山鼻、老梅、
七星潭、新月沙灣、白沙屯、烏石港、福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熟悉得像自家後院
而 去海邊 這件事,只不過是一個又一個的工作行程..
那些悸動好像就靜止在那個時空

謝謝那年帶我去看海的女孩
是我生平第一次,自己和朋友去看海

「也許是因為真的看到了海,所以一切悲愁都釋懷了
這次純粹為了大海而來
我和阿美邊走邊看地圖,一直走錯路
天空那一大片烏雲被我們一再的拋在腦後
因為我們的目的地是逐著陽光晴朗的天空走去的
就為了這一點小小的喜悅,我們歡呼了好幾次

我真的看到海了...
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那滋味
覺得眼前的一切就是在眼前了,我聽到 聞到 看到
還有溫暖,是很真實的溫暖
一直以為看到海的我,就會開始思索或回憶
但卻只是看著海,什麼也沒想,什麼也沒想
只是覺得好高興好高興

尤其是在機車快到達岸邊的時候
阿美逆著風大喊問我:
「看到海了沒有!」
「看~到~了~~」
那時候更感受到自己的喜悅和盼望有多重要
一路上,我的臉都是那樣的表情吧
因為覺得和朋友兩人可以來到這麼遠離城市的地方
好難得...  1997. Jun」

16:16

02/14希望新年裡的我
回歸到這小小塵埃
在天地間如此渺小,卻又如此自在。


01/17有些題材囉嗦又龜毛的不外接委託
並不是為了避開和這麼可愛溫暖的人們相遇


「不是侷限自己,而是慢慢不習慣那麼說話了」我說。

也許還為了逃避群眾
逃避陌生的心
逃避多心的自己

我想拿掉那麼多的心
掩住耳朵

我的天空
可能看起來只是一口井

但細數飄過井口的每一朵雲
就是唯一 我想擁有的人生

是啊
我的毛病就是矯情

因為說不出口的聲音
化作和指尖呼吸談著戀愛的色彩光影
因為沒有文字
就像一種加了好幾道金鑰的密碼
想說什麼,想發洩什麼
都能不被輕易揭穿的痛快表達
那就是我唯一能不帶矯情的出口

如果我的人生就是這麼毛病的無法自在真實
至少還保有一種秘密的說話方式
不被打擾 不受干擾

拿掉這些
我就好像什麼也沒有了

我就只是一隻小小小女人
只想躲在愛裡
賴著他的吹捧寵溺催眠滋養苟活
井口的天空縮小再縮小
也很快樂。



PS.是的,我暫時不接婚禮、孕婦和全家福的攝影工作,
這些題材需要的愛太大,
我的愛,現在只有那麼小那麼小,
小到只夠愛我身邊的人,只夠愛和我們一樣愛著彼此的愛侶,
請將我輕輕的放回井底吧,不要聲張,就像我從未發現自己的愛只有那麼小一樣。
201210/22現在起樂樂花園終於有了正式的英文名字
[ An & LeFlowers ]


為了更誠心經營
已於去年完成了公司登記

專屬的官網正加快完成腳步,預計會在11月份正式上線
FACEBOOK粉絲團也成立了

沉寂了一年多
有太多想說的話被略過遺忘
直到現在說些什麼卻詞藻盡失


那麼我們就靜靜的

用照片交談吧


未來粉絲團和官網都會定時更新作品
用安靜的照片分享,以減輕An的啞巴症狀和失蹤慣性


今天稍晚粉絲團開放後
請來按讚加入吧
An & LeFlowers
https://www.facebook.com/AnLeFlowers
01/08山上總是陰雨綿綿,氣壓很低,春天很遠
我在山上,小時候的巷子裡,和媽媽房間相連的陽台上
阿嬤家的卡茲卡茲木梯,阿嬤房裡的天窗,
我的心在這裡那裡的陽光下,我很好。

201109/19才知道
幸福的庇護力量太強大
把人矇蔽以為自己很正常也很堅強

pm9:28

09/03前往工作的路途上
應該大量分泌雄性激素
然而聽音樂卻讓人軟弱
感性的工作卻要用理性和雄性激素完成它
這是短時間面對陌生人的下場

am7:51

07/31回憶總是熾熱的
在心裡奮力燃燒
曾經一起擁有回憶的那些人
都過著全新的人生
那些人生裡
還剩下多少的我

連我自己
都咀嚼到所剩無幾

05/05老天使說:
「很高興這麼久沒見之後,
妳當了妳自己的天使!!」

am11:55

04/05我這裡保存了好多別人的回憶和秘密
不自覺的蓋了溫室
把它們圍繞起來
不自覺在有距離的玻璃牆外
像在海洋博物館貼著玻璃不斷低呼: 嘩...
的看著裡面泅泳的魚
分不清是游在裡面
還是在我人生裡

所以老是喃喃自語的說:
我分送化身成你 的我的眼光和幸福給你
但卻不想談論在那個時候
去了哪裡的我。


這趟旅程僅有的記憶已經咀嚼得差不多了
我希望自己有反芻的能力
否則究竟我看見的是你
還是我自己?


表面的是幸福
而悲傷

都到哪裡去了?


01/23『好久不見,
我還是喜歡無名這裡,
沒有急速的更新,
沒有氾濫的討論和回應。
靜靜的,只是安靜的和自己說話
安靜的來看看我想看的你。
好喜歡你這句話:
我的愛,那麼小。親愛的,全部都給你。』

01/21我分送化身成你的我的眼光和幸福給你,
但卻不想談論在那個時候,
去了哪裡的我。
我就在寧靜的山上,
沒有說話只有記憶的山上。

201011/24前夕,膽怯又更嚴重了
再面對10次就結束。乖呀
我有彩色指甲、杏仁糖果、巧克力、
I Phone+耳機、髒兮兮筆記本、
還有你幫我繫上的手鍊這些陪我。

可是我還是很想耍賴說我肚子痛
可以不要去上學嗎
我頭也痛痛的,牙齒也痛,指甲也痛

pm10:24

11/19Photographs published in 《 ELLE Wedding 》2010 秋冬號 Page.68
11/05傍晚你載著我一起出門
5:30的高鐵車上
耳機裡陳昇高唱著好大聲的風箏
隔壁伯伯的便當飄了滿車飯菜香
頓時有了我們又要一起遠行的錯覺
但是你不在我身邊
每次要離家,就算只是很短暫的
我都好需要你在。

pm6:14

09/17Invited by the editorial office of 《 La Vie 》,
Photographs published in 《設計這好事》 wedding special edition MOOK,Page.79
09/10A collaboration photo shoot with 媽咪寶貝 magazine's [ Sex & Love ] column.
Photographs published in the September, November, December... issues.
09/07我今天在海上漂浮
抬頭看藍天一下近一下遠
陽光把你身上的水珠照得亮晶晶
你扶著我認真的表情美得就像一幅畫

然後我的一百九亮晶晶拖鞋也飄走了
還有我學會衝浪花了歐歐歐:D
可惜夏天也要走了

pm11:53

09/05我們總有暫時逃離現實的默契
靠著相依為命存活

我不停為別人拍照
沒有人分享
沒有人陪我生活

你活在自己的低潮裡
日復一日

瀏覽網頁和FB
好多好多人
好多好多說話
我的時間變得很慢

我孤獨的跟著不同人
跟著他們在我自己眼中輪轉,在光陰流淌
明明到過哪些地方
我卻漸漸看不清裡面的自己

那幾天
我不再跟你說話

直到某個大雨的下午
你空班回來
帶給我一朵路上撿的雞蛋花


我把它做成薄薄枯黃的壓花
拿給你看
你說好噁心
接著我問你
什麼時候再撿雞蛋花給我?

昨天
離開Rufous去接你下班
本以為你已經等得不耐煩
遠遠看你一個男人等在大馬路邊
見到我來露出笑臉
起身撥了撥身旁的一堆雞蛋花
用手心捧著走過來給我

我想這些
就是我最想要的東西吧。


也許多年後
我會在這些照片裡記得的
是在工作的那些時候
你打電話給我
然後我跟你說這裡風景好美
海很藍
山上的風好涼快
客人帶我們去吃好吃的義大利麵
下次我們也來吃...


我想起這個世界上
只有你會陪我逃離現實
我們向上攀爬得緩慢
我們不像在生活
那都無所謂
我們有彼此
我們有好多幸福
都只在轉念之間。


08/10我有種失去生活的感覺
我是每天關在家做功課不行出去玩
然後看著窗外很羨慕的小朋友

06/10我們一直沒有機會去旅行
雖然是工作
你陪我來了這個台灣最南端
我們只在偶像劇裡看過的墾丁

我們租了機車在墾丁閒晃
像尋寶一樣
跑了好遠好遠
每條小巷每條山路
就算快要迷路了
也覺得風景好新奇

我們去了天氣晴的家
坐在他最常和亮亮一起聊天的
矮牆上

然後找到一間沒有人的小學
我們第一次一起玩盪鞦韆
在校園中央的搖椅上
吃大街上買來的滷味


你拍狗狗、拍貓咪、拍落葉
最喜歡你拍的
我們被陽光劃過的腳

跑到漁港之前迷了路
向路邊的阿婆借了廁所
走出來的時候聞到花香
然後我蹲下來
撿了一朵乾淨的雞蛋花回來給你

你拍的照片我也好喜歡
我的手我的腳
牆角的陽光
窗邊的花花..

我可以看著照片
看見你靜靜凝視它們的身影
知道你到過哪裡
你的眼光停留過哪裡
好像參與了不曾認識的你
陌生了卻又更貼近你

這是我喜歡保存你拍的照片
最單純的原因


黏在你背後
我們在墾丁馳騁

然後我歪著頭看黃昏的天邊
過一會
很興奮的跟你說


「老公老公,原來墾丁的傍晚
是粉紅色的」。



06/10只有妳才是我
說走就走最好的伴

為了不像上次
留下妳一個我去上班
這次來不及搭夜車回台北
那麼就不回去了

妳最愛點[ 戀愛ING ]
一個人站在最前面
好像自己在開演唱會
雖然覺得歌很膩
可是每次看妳舉起手大喊
「L!O!V!E!LOVE~~~」
還是忍不住笑出來

氣氛不HIGH的時候
就點[ 第一天 ]一起鬼吼鬼叫
然後用一開始就喊破的嗓子
艱辛的開始唱著抒情歌

我點了[ 阿嬤的話 ]
妳問我是台語還是國語的?

前面不熟我唱得七零八落
一口氣唱完副歌我說:
「不行了再唱我快哭了!」

切歌之後
我們還是掉了眼淚

妳問我去看阿嬤的時候有哭嗎
我想起那個躺在冰櫃裡
阿嬤的臉

「要不要再點一次?」「不要啦!!」
我們一起在包廂裡
笑著吸鼻涕掉眼淚

妳最後唱著陶喆[ 就是愛你 ]
雖然唱完一遍妳就卡歌
但是從妳口中唱出的旋律
溫暖了我

妳是我心裡的彩虹。